最新信息
热门信息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中心 > 执行在线 > 正文

当失踪老赖遇上“限高令” 缴械

綦江法院执行法官多措并举兑现民工“血汗钱”

作者:重庆法制报(记者 周喜冬 实习记者 刘 钰)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日期:2018/9/7 【字体:

本报讯(记者 周喜冬 实习记者 刘 钰)“如果没有你们的努力,我们怎么可能拿到血汗钱!”近日,綦江区人民法院经过艰难取证、查证等程序,执结了一桩劳务纠纷案件,7名拿到执行案款的申请人事后激动地握住执行法官刘利莉的手连声表示感谢。

  老赖欠款玩失踪

  执行案件难执行

  原来,2016年至2017年期间,赵某、翁某等7名申请执行人在被执行人(重庆市讯骅物流有限公司)处上班。由于双方没有签订劳务合同,后被执行人法定代表人及其管理人员突然失踪,导致赵某等7名申请人讨要工资无门。去年9月,7名申请人向綦江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提起仲裁,綦江区劳动人事争议仲裁委员会依法裁定被执行人向7名申请人支付双倍工资共计126032元。仲裁裁决书生效后,被执行人却迟迟不履行法定义务。今年5月,7名申请人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在案件执行过程中,綦江区法院执行法官刘利莉对被执行人的银行存款、车辆、房产、工商登记等信息进行了查询,但却未查到被执行人在银行有任何开设账户、登记车辆及房产的信息,被执行人根本就是一家“空壳公司”。申请人向刘利莉提供线索,称他们平时的工资都由被执行人的财务人员江某直接转款。经查询银行转账记录,确认这一情况属实后,刘利莉果断地对被执行人的财务人员江某的银行卡进行了冻结,并通过银行账户获取了江某的联系电话,并在电话中要求江某通知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袁某于限定时间内到綦江区人民法院结案。在电话中,江某声称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袁某一周内肯定会到綦江法院给付执行案款。但时间过去了一周多,袁某却并未现身,之后江某也将手机关机,再也联系不上了,“老赖”又玩起了失踪。

  踏破铁鞋无觅处

  快递暴露其行踪

  眼看对方玩起了“金蝉脱壳”,刘利莉经多方查询,了解到被执行人的经理范某为另一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于是她和同事们便立即前往范某的公司所在地寻找线索。到达范某公司的注册地址后,刘利莉发现该公司原来使用的是虚假地址,公司地址实为一栋居民楼,这又是被执行人唱的一出“空城计”,这可让执行法官们犯了难。这时,申请人又向刘利莉提供线索,称曾听说过范某在重庆市南坪物流园办公。通过多方筛查,四处打听,刘利莉终于找到了范某公司所在地。当刘利莉问到重庆市讯骅物流有限公司经理范某和财务管理人员江某时,该公司工作人员却称并不认识范某、江某等人。正在这时,快递公司突然送来一份写着范某名字的包裹。眼看谎言被拆穿,该公司工作人员只得协助执行法官电话联系范某。在与范某的通话中,刘利莉严肃地要求范某通知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袁某于3日内到綦江法院执行局兑现案款,并告知其拒执的严重后果。

  直到今年7月,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袁某却依旧未现身。綦江区人民法院执行局遂将被执行人纳入失信名单,并对被执行人高管江某、范某等人实行了“限高令”。

  法院一纸“限高令”

  民工工资得执行

  “限高令”实行一个月后,今年8月,被执行人的监事小袁终于现身法院。小袁向法官坦白,被执行人的法定代表人袁某为自己的母亲,公司内的事务都是自己一手操办的,并表示愿意协商处理本案,希望法官能把自己身上的“限高令”撤除。

  “实在是太难受了,就连想坐动车回家看老婆这个小小的愿望都实现不了,想想都觉得不值。”小袁苦着脸告诉执行法官。

  虽然嘴上说着后悔,但在协商过程中,小袁却还想着“耍赖”,他用威胁的方式要求申请人取消双倍工资要求,否则就将对被执行人进行破产处理,并扬言到时候申请人一分钱都拿不到。刘利莉当场将被执行人利用财务人员私人账户往来流通资金,企图规避执行的证据摆在了小袁面前,并发出拘留决定书准备对其采取拘留措施。在铁证如山下,小袁终于慌了神,连忙通知朋友前来代为履行义务。最后,7名申请人分别放弃了少量案款,小袁委托他人将案款转至綦江区法院指定账户。法院随后将案款分别转至7名申请人所提供的银行账户,案件顺利执行完毕。

 

加入收藏 】【 打印此文 】【 关闭窗口 】【 返回顶部